劇情大綱
各司其職,各安其位,醫院內無論哪一個工作崗位,都是保衛生命的鬥士!

面對著垂危的病人,帶病有孕的范子妤(楊怡),張一健(馬國明)執著地要把一切全都扛在肩上,沉重得令他難以喘息。此時再遇意見不合,封刀多時的大國手洛文笙(吳啟華),而子妤又病發流產,被逼放棄外科醫生的崗位,這一切都讓一健在人生路途上受到莫大的衝擊。

子妤為了讓一健明白到放下執著,活在當下的真諦,毅然轉科重新學習。一健霎時難以接受,但看著從前的楊沛聰(羅仲謙)和洪美雪(黃智雯)等人日漸成長,各自成為獨當一面的醫生,在文笙與子妤的啟發下,一健終於明白到一個醫生就如一位鬥士,要知道自己的能力,守著自己的崗位,才能保衛別人的生命!
TVB8粉絲團
主要演員
  • 吳啟華 飾 洛文笙

    性別:男 年齡:41
    職業:病理科專科醫生
  • 馬國明 飾 張一健

    性別:男 年齡:34
    職業:神經外科專科醫生
  • 楊怡 飾 范子妤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9
    職業:心胸肺外科專科醫生/病理學駐院醫生(組織病理學)
  • 黃智雯 飾 洪美雪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7
    職業:神經外科專科實習醫生
  • 朱千雪 飾 向芊兒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7
    職業:內科專科基礎實習醫生
  • 羅仲謙 飾 楊沛聰

    性別:男 年齡:27
    職業:心胸肺外科專科實習醫生
  • 蘇玉華 飾 孫曼月

    性別:女 年齡:34
    職業:作家
  • 岑麗香 飾 車曉彤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6
    職業:醫院義工
  • 袁偉豪 飾 劉炳燦

    性別:男 年齡:33
    職業:骨科專科醫生
  • 古明華 飾 慕容衛

    性別:男 年齡:42 職業:富豪
  • 李雪瑩 飾 鍾紫婷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4 職業:實習醫生
每集大綱
  • 第一集

    香港出現變種H5N1個案,醫護界又再緊張起來。醫生楊沛聰心儀的好友簡晶晶醫生去年突然辭職,兩位同學兼好友勸沛聰放棄她,但沛聰反替晶晶搜購各種日用品。病人夏冬梅婆婆在手術前被洪美雪醫生沒收了朱古力而與她起爭執,幸得張一健醫生出手相助。男護士長呂小益與女護士長屠家敏結婚之日,一健本與剛懷孕的太太范子妤醫生約好同赴喜宴,但他忘記帶禮物,結果由子妤妹妹美雪接子妤到酒樓。病理學顧問醫生洛文笙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,一名隨旅行團來港的黃姓男子疑染上高致命率的變種H5N1,若人傳人後果嚴重。一健遇見嚴重交通意外即上前協助救治傷者,更在救護車上進行手術。顧問醫生林大光召各人進行緊急會議,表示疑染變種H5N1的黃姓男子在發生意外的旅遊巴上,接觸過他的團友及醫護人員均須隔離。黃姓男子的懷孕太太葉美正接受手術,而替葉美進行手術的是子妤。一健接到通知指冬梅跌倒情況嚴重,一健立即趕往替她施手術。
  • 第二集

    文笙與表妹Monica及好友慕容衛合資開了一間咖啡店;慕容衛勸文笙面對自己的病,早日醫治,文笙卻愛理不理。文笙發現病人腫瘤細胞已是第二階段,副顧問醫生莊博文建議盡快替病人施手術,並讓美雪做他的第一副手。沛聰與瑞華等四人參加單身約會,被赴會的女生取笑甚感沒趣。美雪與炳燦到一健家品嚐一健母親笑鶯的靚湯,子妤接到醫院急召,一健陪她回院。芊兒在咖啡店要求見Monica,慕容衛和文笙表示Monica不在港。曉彤自澳洲回港後在醫院做義工,更猜測到沛聰的女友在外國。博文表示自己將赴德國深造,並已向院方辭職。
  • 第三集

    子妤送病人往手術室途中身體突感痛楚跌倒,一健擔心她舊病復發。男子陳家國受傷送院,其女友湯美寶與他爭論時家國突然昏迷。剛生產的病人黃太發現肺部有陰影,須接受抗生素注射。一班新人來到,炳燦教各人玩遊戲增加認識。美雪與炳燦晚飯時,透過視像指導紫婷縫合傷口的技巧。沛聰帶希欣到休息室,看見曉彤與笑鶯研究食譜,指希欣應學烹飪才像個女孩子,反被希欣取笑。美雪讓紫婷多跟隨瑞華實習,紫婷感不安。小益夫婦到一健家晚飯,笑鶯突然手痛,一健勸她往檢查;子妤替病人進行手術前突然痛楚難抵,需接受全身掃描……
  • 第四集

    芊兒把親手做的布公仔帶到咖啡店,令文笙想起傷心往事。文笙離開醫院時遇到亡妻的妹妹孫曼月,曼月問他有否見到女兒,文笙表示不知道女兒到了香港。子妤被證實舊病復發,大光建議她盡快接受電療,也須接受人工流產。家國沒按時服藥產癱瘓跡象,漢邦提議交給一健跟進。小益夫婦發現希欣偷走出來,希欣回到醫院後又趁機逃走。一健發現希欣不開心,上前與她聊天,希欣表示母親已不在人世,父親扔下她不顧。一健夢見亡弟一康後對子妤表示支持她把孩子生下來。美寶到醫院向家國提出分手,更謂把胎兒打掉,家國激動企圖跳樓……
  • 第五集

    子妤及美雪母親施玉蘭回港,玉蘭擔心子妤病情要留港陪伴她。希欣在文笙辦公室彈琴練歌,文笙教訓她勸她要尊重別人,希欣哭着離開。文笙在咖啡店樓下發現芊兒睡在路邊的石凳上,文笙送她回家才知道芊兒是個醫科學生。派對上眾人玩交換禮物遊戲,發現抽到的都是嬰兒用品,於是全送給子妤。家國推跌另一病人,對方即時倒地昏迷,芊兒替病人進行急救。子妤向一健表示決定不要胎兒,又要一健學懂照顧自己。子妤手術之日,一健遲遲未有出現;子妤給一健打電話,在手術室的一健表示手術出了點意外,須稍遲才能到子妤那邊……
  • 第六集

    家國腦內的瘀血及腫物都清除後,瑞華着一健往看子妤;一健趕到時子妤的人工流產手術已結束。家國醒來後半身癱瘓,美寶聲言要向醫管局投訴至一健醫生資格被註銷。沛聰發現子妤贈的種子無法健康成長,曉彤剛好來花店取花泥,指植物仍可救;夏梨身體不適,丈夫施榮恭帶她來到公立醫院,但她卻不滿丈夫不讓她到私家醫院接受診治。大光安排芊兒在內科實習,夏梨因耳聾聽不清楚芊兒的話。玉蘭與美雪及炳燦來看夏梨,夏梨指美雪不懂得醫她的病。芊兒請炳燦替夏梨做檢查,夏梨要求換醫生。家國腦出血昏迷須施手術,漢邦讓一健負責⋯⋯
  • 第七集

    文笙發現芊兒替榮恭在垃圾桶尋找戒指,對芊兒的表現欣賞。文笙疑夏梨的病是IGG科,問一健是否有信心替親人做手術⋯⋯芊兒把夏梨的全家福相片送給文笙時,心胸肺外科實習醫生李家勛對芊兒一見鍾情。子妤接受電療後,產生嘔吐等副作用;笑鶯關節疼痛,但不肯讓兒媳知道。紫婷向病人岳浩標問症時表現欠佳,美雪提議不讓紫婷及格,但遭瑞華反對。曉彤發現紫婷在哭泣,表示得知可能不及格之事,曉彤於是與沛聰安慰和開解她。邵穎與家敏等偕一健與子妤一同到農場玩樂,兆龍留下陪伴笑鶯。一健突然接到小益來電,謂笑鶯入了醫院⋯⋯
  • 第八集

    曉彤與沛聰帶紫婷看街頭表演,玉蘭與邊緣年輕人更以自身經歷鼓勵紫婷。美雪指浩標須接受小腦手術,紫婷提議應再觀察,更指美雪斷錯症。一健勸母親暫不要往做義工,又替子妤及笑鶯分配好藥物,免二人忘記服藥。一健擔心給病人開錯處方,美雪提醒他別太緊張,並邀一健與子妤出席紫婷等的慶祝派對。一健感不適,偷偷服藥。曉彤猜測紫婷喜歡的人是沛聰,但發現沛聰對紫婷並無意思。一健參加學姊丘晴樂回港後的聚會,身為臨床心理學家的晴樂留意到一健有問題。芊兒租住的單位發生火警,文笙發現留在兒科病房的芊兒對火警毫不理會⋯⋯
  • 第九集

    一健胃出血入院,當母親及子妤到達時,他竟不准二人再探望他。子妤懷疑一健患上情緒病,請炳燦替他檢查。小益騙妻子謂往接兒子,實際請姊姊小冰代往,結果驚動了警察。子妤向皓德提出復職的要求,皓德同意。慕容衛被曼月吸引上前與她聊天,文笙卻斷言慕容衛無法與曼月溝通。瑞華等羨慕沛聰首次主理大手術成功,沛聰卻表示因紫婷暗戀他而感煩惱。傾談間,各人發現瑞華的新對象是神經外科的戴詠詩。曼月與編輯向仲沛夫婦見面,更羨慕仲沛與妻子凱靜恩愛,凱靜介紹慕容衛與她認識。曼月接到凱靜入院的消息,與慕容衛趕到醫院。
  • 第十集

    文笙為免凡星看到芊兒與父爭論,帶凡星到醫院的咖啡店;凱靜找芊兒傾談,指仲沛很愛錫芊兒。芊兒向文笙解釋凡星的病況,文笙問芊兒可曾想過替凡星尋找生母。子妤替小冰診病,表示懷疑她坐骨神經出問題,但小冰不相信。笑鶯勸芊兒應與父母和好,芊兒向她說出心底話。大光表示子妤第一個電療療程完成後,癌細胞只縮小了一點點,不適合再做手術。小冰手術後雙腳久久未恢復知覺,小益往找一健並揮拳打他。炳燦勸一健放大假,一健不肯。曼月在咖啡店舉行新書發布會,文笙憑一幅畫找到凡星的親生母親。芊兒欲把凡星交回他的親母⋯⋯

    第十一集

    文笙回家看見曼月及希欣感意外,曼月表示會暫住慕容衛家直至她的新書完成。紫婷與沛聰晚飯,聰自責做了令紫婷誤會的事。美雪猜到紫婷失戀後斥責沛聰,更令沛聰被其他人斥為賤男。一健向晴樂表示子妤想生孩子,但他不想用太太的性命作賭博,因此考慮讓自己做結紮手術。美雪致電一健問他對子妤轉到病理科的看法,一健指子妤自把自為不與他商量便轉科,夫婦吵了起來,子妤更提出暫時分開。曉彤照顧語無倫次的金伯,芊兒推斷他患上科爾薩科夫症候群。小益提議一健給子妤驚喜,一健在家悉心布置準備向妻子道歉,卻不見子妤回家⋯⋯
  • 第十二集

    沛聰與瑞華等看見大光在曉彤家,大光更替曉彤抹嘴,各人不禁猜測大光與曉彤的關係;大光與文笙談女兒經,大光提議文笙請子妤回家吃飯。大光的孖生弟弟林大旭入院,大光請皓德為他安排手術,文笙向芊兒打聽大旭的事。一健想送子妤回家,子妤指約了笑鶯逛街隨即離開。芊兒替金伯打針後,金伯仍持續發燒及有精神錯亂跡象;大旭情況繼續惡化,皓德請大光簽署決定是否給大旭急救的DNR紙。曉彤指父親聽到〈The Way We Were〉時反應很大,問父親是否知道此歌對大旭的意義,並謂不能讓大旭帶着遺憾離世。文笙懷疑金伯體內有腫瘤……
  • 第十三集

    子妤難以判斷金伯體內的是否癌細胞,文笙給她提示並與她一同見金伯的主診醫生。曉彤與沛聰及紫婷到大旭辦公室尋找線索;沛聰在網上發現嘉碧三十年前在家中自殺的報道。金伯被證實體內有腫瘤,曉彤認為一切並非巧合,但大光仍堅持不給大旭急救。有人回覆曉彤在網上提及嘉碧的留言,瑞華等懷疑回覆曉彤的是鬼魂。子妤放假在家仍忙於查書,玉蘭擔心她過分操勞。文笙把新個案給子妤跟進,子妤一看相片便能說出讓文笙滿意的答案。一健在儲物櫃看見妻子留下的字條約他見面。沛聰替金伯施手術,子妤看到畸胎瘤後忍不住到廁所嘔吐……
  • 第十四集

    一健認為子妤不應轉科,但小益及炳燦相信她已徵詢過皓德的意見。金伯埋怨醫生替他做手術,令他記起自己破產等殘酷現實,更不停吵着要死。曉彤準備前往與網上留言者見面,瑞華等人欲替沛聰製造英雄救美機會。曉彤發現網友竟是嘉碧,嘉碧更向她說出當中原委。一健提議替大旭施手術,文笙反對指他生存機會很微,兩人為此爭執。美雪與紫婷看見沛聰與曉彤在一起,紫婷當沒看見般。子妤為丈夫的無禮向文笙道歉,更表示不會放棄病理科,必要時會以更強硬的態度對待一健。一健再到儲物櫃準備放東西以打動子妤,卻發現被加了鎖⋯⋯
  • 第十五集

    曉彤在互聯網上載故事「無面人奇遇記」,芊兒看了後把故事說給凡星聽。沛聰試圖聯絡曉彤時被一健發現,被指對曉彤動了心。曼月受無面人故事啟發,與慕容衛到醫院做義工。慕容衛與曼月往欣賞Justin練舞,而Justin練習後感頭痛;另一舞蹈員Amber跳舞後亦覺不適。美雪與炳燦看見Amber在打針上前制止,玉蘭解釋Amber曾修醫科,更是炳燦的大學同學。炳燦擔心女友不開心,主動把Amber的往事告知。曼月使計,為仲沛父母築下台階,芊兒與父關係終破冰。Justin在醫院表演時突然暈倒,經檢驗後懷疑是與子妤所患相同的星形細胞瘤⋯⋯
  • 第十六集

    Justin的星形瘤屬惡性,更發現不可能完全切除,但Justin要參加比賽不肯接受電療。子妤開解Justin並說出自己也患有星形瘤一事。文笙邀子妤等周日到郊外,芊兒接到醫院來電指凡星病情惡化。主診醫生蘇潔表示凡星若不接受肝臟移植,便會肝硬化。美雪懷疑Amber有糖尿病,但不認為她肯接受檢驗,玉蘭提議與炳燦商量。芊兒決定到廣西找阿輝,仲沛提出願意照顧凡星;一健上門找Justin,卻見Justin的父親對兒子患癌毫不關心,還向一健借錢玩樂。Justin比賽後昏迷被送入院,一健表示他的癌細胞擴散得很快,但Justin表示自己不會放棄⋯⋯
  • 第十七集

    文笙接到Monica來電謂已回港,更表示阿輝在交通意外中死亡。一健見子妤呆坐上前慰問,子妤哭訴對星形瘤的恐懼;文笙見芊兒與Monica見面欲上前,卻被一健毆打。紫婷轉了往沛聰所屬的心胸肺科,紫婷分心留意沛聰的情況,差點出錯。瑞華向炳燦說出Amber的腦掃描有陰影,問是否要做開腦手術。漢邦以一健替Justin做手術的錄影片段,讓一健面對自己的弱點。Amber表示背痛想去骨科檢查,炳燦斥瑞華斷錯症,要求瑞華把Amber交給美雪跟進。燒烤時曉彤借無面人的故事鼓勵芊兒不要絕望。紫婷指沛聰沒有向晶晶及曉彤表白,她是不會放棄。
  • 第十八集

    一健向文笙道歉,表示無論子妤想分開或分居都會嘗試接受;文笙與女兒跑步,希欣突然暈倒。蘇潔表示希欣心臟有問題,文笙責曼月不告訴他女兒的病,曼月反指文笙當年棄女兒於不顧。美雪懷疑Amber裝病,指她可能患有孟喬森症候群,子妤認為應勸Amber見精神科醫生。瑞華向一健借醫學書,一健回家取書時看見子妤;眾人替漢邦開升職慶祝會,邵穎接到醫院通知,因找不到安迪要求她盡快回院,子妤接到希欣與凡星不知所終的通知後也回院幫忙。沛聰與曉彤在天台找到希欣及凡星;另一方面,沛聰陪曉彤回家時,終於鼓起勇氣向曉彤表白。
  • 第十九集

    瑞華告訴美雪,Amber的前主診醫生也曾懷疑她患上孟喬森症候群;美雪同意但炳燦指Amber沒有可能做出自殘行為,着美雪不要再查下去。文笙父女與曼月等到海邊玩樂,希欣知道父親一直都掛念母親,請曼月原諒文笙。凱靜介紹尖子學生沈韻琴給曼月認識,韻琴目標是成為作家並視曼月為偶像;韻琴暈倒送院後驗出肺內有氣泡,而韻琴的主診醫生蔣應禾表示她腦裏有腫瘤,韻琴欲了解詳情被一健阻止,應禾感不滿。希欣找借口邀子妤回家,還問子妤有甚麼方法可慰藉文笙,文笙尷尬。芊兒不想睡覺欲到咖啡店做兼職,文笙提議教她煮咖啡⋯⋯
  • 第二十集

    文笙表示女兒病情不易處理,大光建議他親自為女兒操刀。小益向一健談及家庭情況,一健提議小益申請調職。應禾與子妤向韻琴交代病情時,指希望她與家人商量,但韻琴表示獨自處理。芊兒在客廳睡着遇上洩漏石油氣,幸得文笙拯救。美雪透露瑞華替她到美國追查Amber的病歷,玉蘭與子妤擔心這樣會影響美雪與炳燦的關係。慕容衛突然頭暈,醫生表示懷疑他有腦腫瘤,曼月催促他做檢查,但慕容衛表現得毫不着緊。曼月提出若慕容衛肯醫病,便願意與他跳舞。瑞華查到Amber的病歴及家庭背景,還有Amber與炳燦的舊情瓜葛⋯⋯
  • 第二十一集

    美雪為Amber之事與炳燦爭論,美雪提出與炳燦暫時分開。小益指炳燦做事拖泥帶水,一健則指炳燦的問題是他沒有坦白與美雪溝通。曾接受美雪及紫婷治療的病人岳浩標心臟不適,皓德指浩標之前心臟手術裝入的四條支架全塞了,須於翌日做搭橋手術,但浩標竟要求延遲幾天。沛聰從浩標之事獲得啟發,決定再向曉彤表白。慕容衛與曼月在醫院演出完畢後,邀芊兒與文笙表演雙人彈奏;文笙向芊兒表示現實中有很多人守護她,提醒她不應只沉溺於過去及已不在人世的阿輝身上。一健指慕容衛的腦動靜脈血管畸形有微量出血,須盡快施手術。
  • 第二十二集

    慕容衛手術最終成功,子妤在手術室外等候一健,並提議與他回家與笑鶯晚飯慶祝。八十後眾男要炳燦買魚子醬替一健慶祝,各人對Amber遷入八十後均不太接受,更替美雪不值。希欣把文笙與芊兒合奏時的相片張貼在病人資源中心的布告板上,令文笙十分尷尬。Amber因關節感染引致腦膜炎,Amber怕死向炳燦表示願意見心理醫生。美雪獲推薦擔任Amber手術的主刀,而炳燦則主動要求負責Amber骨科手術的主刀,邵穎擔心美雪是否承受得來。Amber醒來後,炳燦表示美雪把她的手術處理得很好,Amber問炳燦會否一直留在她身邊照顧她⋯⋯
  • 第二十三集

    美雪給炳燦傳電郵提出分手,指希望以後與他仍是朋友。曼月接慕容衛出院,文笙與芊兒同到來,慕容衛邀芊兒參加文笙的生日會,還提醒她帶禮物。晴樂與曼月聊天,說出曼晨生前對文笙的愛與包容,更透露自己當年與曼晨同時愛上了文笙。文笙上門找芊兒,開門的卻是曉彤,文笙看見芊兒與阿輝的喜帖,曉彤表示芊兒為了一個告別儀式而外出。芊兒接到醫院來電,蘇醫生表示凡星肝衰竭,芊兒問凡星親母為何不能捐肝給凡星,對方表示自己是肝炎帶菌者。炳燦買醉時接到紫婷來電,得知美雪要往英國;炳燦欲趕往機場找美雪,卻失足跌下樓梯昏迷。
  • 第二十四集

    虹虹到醫院探望凡星後曼月追出;虹虹承認沒勇氣捐肝救凡星,因為她已有自己的家庭。慕容衛向曼月及芊兒說出文笙有血癌,但不肯就醫;芊兒要求文笙接受治療,文笙最終答應。兆龍不小心跌穿頭入院,凡星見他不開心,便送了一幅畫給他。凡星送入深切治療部,蘇潔着芊兒要有心理準備。阿坤表示想驗血捐肝救凡星,芊兒因此知道阿輝是為幫阿坤才犧牲,而芊兒亦因此有機會再勸虹虹幫忙。一健與子妤回到么姐家,心姨趁么姐已入睡,把其為子妤準備的繡金線裙褂拿給子妤看,子妤感動,明白么姐很渴望看到自己出嫁,決定要還她心願。
  • 第二十五集

    炳燦買了很多小吃給笑鶯和子妤,因為么姐突然想吃全港隱世美食;子妤命炳燦把婚禮辦好,並表示要中西合璧。大光與鳴芳相處融洽,都被曉彤看在眼裏。炳燦以替堂妹辦婚禮為由,向大光借禮物送給新娘,大光卻要求沛聰把陀表修理好才借給炳燦,如沛聰無法把表修好便不准他再見曉彤。曼月送了新書手稿給炳燦,指故事奇幻浪漫,希望帶給新人幸福。慕容衛穿上一身西裝出現,原來他要向曼月示愛。婚禮前一晚,么姐和子妤指炳燦把裙褂弄破了,要他趕緊修補。翌晨,子妤與一健給么姐敬茶時,么姐感動得流下了開心的眼淚……
  • 第二十六集

    希欣發高燒入院,曼月自責沒有阻止希欣連夜趕摺紙鶴送給凡星而累壞身體;皓德跟蘇潔及沛聰研究過後,告知文笙有關希欣心臟可能已衰竭,須盡快做手術。文笙向女兒表示自己已申請轉回心胸肺科,在手術室與希欣並肩作戰。芊兒在碼頭找到準備出海的文笙,更鼓勵文笙要對自己有信心。子妤研究病症時遇阻滯,一健出言鼓勵。文笙替女兒進行手術中途情況轉差,子妤播放文笙教小希欣唱歌的錄音片段,文笙也在希欣耳畔鼓勵女兒。芊兒到曉彤家,發現曉彤準備了很多派對用品,以為曉彤要開派對,但曉彤表示所有物品都是為她自己而準備的……
  • 第二十七集

    紫婷生日當天,名泰為她準備了早餐,卻惹來眾男取笑。文笙向大光了解曉彤的事,大光表示女兒十六歲那年發現腦內有腫瘤,雖博文替她施了手術但無法完全切除。笑鶯在記事簿看到曉彤預約了資源中心的活動室,便主動回中心幫忙,卻發現是曉彤為自己辦的生命贊禮。因沛聰向曉彤借用資源中心,結果曉彤把生命贊禮改在大光的辦公室舉行。沛聰等人在派對玩得高興,炳燦無意中按動了幻燈機,在熒幕上出現了很多曉彤及她的朋友的照片。曉彤把自己舊病復發的事告知沛聰,沛聰自責沒早發覺曉彤的病,並承諾從今起由他照顧曉彤。
  • 第二十八集

    曼月努力撰寫無面人的故事,而沛聰難過得意志消沉;一健提醒沛聰最重要是珍惜與曉彤一起的時間。曉彤陷入昏迷後沛聰把她送院,經常陪她又細心照料曉彤家中的蘭花。美雪回港後遷回八十後居住,更要求炳燦給她多一點時間。大光為女兒把身在德國的博文請回來,博文與一健研究後指曉彤的腫瘤已惡化。沛聰看着枯黃的花自責,笑鶯認為曉彤是希望沛聰能面對現實,在絕望中找到希望。沛聰遇到一健,請他送自己回醫院;沛聰在回院的途中看到很多美好事物,希望待曉彤病好後與她分享,甚至向曉彤求婚,可是他到了醫院,只見到曉彤已……
  • 第二十九集

    大光實踐對女兒的承諾,與鳴芳到外地旅行。他走前把一本相簿交給沛聰,謂希望沛聰看後會明白曉彤心意。思蓓無法睡好,皓德擔心太太的紅斑狼瘡病復發,笑鶯提議二人旅行散心。家敏向子妤透露小益有腎病跡象,卻不肯接受檢查。 小益出發往電視台參加比賽前嘔吐大作,送院檢查後懷疑是腎病。曼月父母來電催促希欣返英,但曼月與希欣都想留在香港。小益接受洗腎後,脾氣變得暴躁。笑鶯在小益面前還原扭計骰,又表示要與兆龍參加電視台比賽藉以鼓勵小益。笑鶯要求一健送她到電視台,豈料一健在電視台門外被車撞倒重傷昏迷……
  • 第三十集

    子妤承認害怕救不到一健,沛聰提議由他做主刀但子妤反對。子妤帶領進行一健的手術,文笙趕到後讓子妤出外休息。手術終於成功但一健未知何時甦醒。炳燦與美雪亦藉secret angel的紙咭向對方說出心底話。子妤向文笙表示至今才明白丈夫當初知道她舊病復發,為何會方寸大亂;文笙鼓勵子妤在等待期間把力量放在可以幫忙的事上。子妤決定復工,更向笑鶯表示已想到如何幫小益;芊兒提出把傷害減至最低的方法,並認為應讓小益自己決定是否接受。小益受到鼓勵,決定接受電腦斷層掃描;笑鶯見一健還是沒醒來,她哭訴快撐不住了……
精采劇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