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情大綱
淳太妃宛琇(伍詠薇)為宣洩對親姐姐如妃如玥(鄧萃雯)的不滿,故意在後宮散播種種謠言,充滿機心的乳娘湘菱(蔡少芬)借勢為他人查證真偽來謀利生財,亦順理成章成了如妃的親信,二人情同姊妹,直至戲班老倌高流斐(陳豪)及花旦雲秋玹(關禮傑)入宮演出,牽動了後宮一眾芳心,包括深閨寂寞的宛琇,如玥為免宛琇行差踏錯影響大局,想了一個萬全之策,但萬料不到竟令自己身陷湘菱和流斐一段千絲萬縷的多角關係中,宛琇為向姐姐還以顏色,占卜師佟吉海(黃德斌)成了她最強一將,旁人眼中以為吉海是個瘋子,但局中人卻深深知道叫人瘋癲的卻是這座紫禁城……
主要演員
  • 鄧萃雯 飾 鈕祜祿如玥

    性別:女 年齡:35

  • 陳豪 飾 高流斐

    性別:男 年齡:35
    職業:章和班生行/南府教習
  • 蔡少芬 飾 布雅穆齊湘菱

    性別:女 年齡:33
    職業:皇五子乳娘
  • 黃德斌 飾 佟吉海

    性別:男 年齡:30
    職業:辛者庫罪籍
  • 伍詠薇 飾 鈕祜祿宛琇

    性別:女 年齡:34
  • 關禮傑 飾 雲秋玹

    性別:男 年齡33
    職業:章和班旦行/南府教習
  • 杜燕歌 飾 章鞠笙

    性別:男 年齡:55
    職業:章和班班主
  • 簡慕華 飾伊蘇爾荷

    性別:女 年齡:30
    職業:永壽宮姑姑
  • 韋家雄 飾 馬新滿

    性別:男 年齡:35
    職業:壽康宮太監
  • 龔嘉欣 飾 布雅穆齊木都兒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4
    職業:儲秀宮宮女
每集大綱
  • 第一集

    清嘉慶在位年間,清廷經康雍乾三代盛世後轉中衰,嘉慶攜睿皇后到熱河避暑,後宮瞬即掀起一片暗湧。五阿哥綿愉親母鈕祜祿‧如玥深得嘉慶寵愛,但她卻被謠言中傷。坊間謠傳如妃行事歹毒,成為民間茶餘飯後熱談,更引起宮內權貴注意。以收集及販賣宮中各種情報為生的布雅穆齊‧巴察欲查明此事從中圖利;布雅穆齊‧湘菱是五阿哥綿愉的乳娘,她故意讓近身侍婢春琳流出消息,令敬事房的太監急忙尋找事實真相,亦因此引起綿愉另一位乳娘吉爾辛‧書蘭的關注。布雅穆齊‧木都兒是皇后委任的儲秀宮宮女領導,得知謠傳後夜訪如妃身處的永壽宮,卻被如妃的侍女阻撓。敬事房首領太監薛東盛一直想剷除湘菱等人,於是散播謠言欲加罪於她。如妃探望同族妹妹鈕祜祿‧宛琇,勸她不要執迷往昔。京城紅極一時的昆曲老倌高流斐進宮唱戲,令宮中上下不分滿漢為之著迷。但他為人心高氣傲,不肯在台後奉承權貴,令班主鞠笙好生為難。
  • 第二集

    流斐拒絕出席商戶之子喬公子的飯會,反而沉迷賭海,更為一男子陸平償還賭債。因流斐曾在喬府獻唱時勾引喬府歌姬婉清惹禍,班主鞠笙攜與流斐合作無間的女婿雲秋玹只好代出席喬公子的飯宴。春琳受到每夜流轉於京成的笛聲感染,為暗戀多時的侍衛繡出段錦,被湘菱知道後捱一頓罵。秋玹不介意應酬和替流斐善後,但他的妻子映琴卻為流斐惹下的風流情事左右為難,更一直無奈地代收取婉清的信。流斐雖知婉清芳心暗許,但亦知陸平亦鍾情婉清,決定成全陸平;流斐造訪陸平,怎料陸平竟已另娶他人。秋玹也得悉婉清的住處後找她商討……
  • 第三集

    湘菱發現綿愉棋藝大進不禁大為安慰;春琳報告東盛已捉到半夜吹笛之人及一名宮女,疑二人於城樓私會。吹笛之人是被貶的術數師佟吉海,而木都兒被當場發現,東盛因她地位不敢做次,只好痛打吉海二十板洩憤。吉海得到前欽天鑑董洪毅提示,指木都兒乃是佟家的貴人,自此經常借故纏繞她。宛琇的貼身宮女若葵快年到二十五歲可以出宮,急於找尋替代她職務的後繼者,但見小宮女佑香愚笨,建議宛琇另調較機靈的宮女伺候。對牛乳過敏的綿愉突然出疹和發熱,被指曾吃來自永壽宮,含牛乳的椰汁糕發病,湘菱不信如妃會毒害親兒……
  • 第四集

    南夢報告戲班被喬公子請來的乞丐包場看戲佔領,戲班成員紛紛盤算離開章和班。流斐到滿族子弟哈圖家散心,認識了宮中的馬新滿公公。秋玹回到戲班,竟見新滿一人包場,並已把喬公子教訓一番。湘菱陪四阿哥綿忻下棋,綿忻喜於湘菱肯陪他對奕,向她透露擔心五弟病情。梓軒向如妃報告五阿哥紅疹已退,但熱症未除;綿愉突然流牙血血流不止,梓軒不惜犯禁為他施針止血。爾荷欲說服梓軒加入陣營,梓軒不想身陷局中而辭職離宮。梓軒辭職令宛琇誤會如妃只為拆散梓軒和自己趕走他,又不諱言早已芳心暗傾梓軒,結果令宛琇與如妃二人誤會更深。
  • 第五集

    梓軒離宮一事並未平息,謠言愈滾愈大;木都兒終得知如妃多次犯禁私訪,湘菱出言為如妃開脫。爾荷鼓勵如妃要保護綿愉,便要鞏固自己在後宮的地位。木都兒登城樓會吉海的事被雍貴太妃得知,書蘭認為此乃如妃計策,讓謠傳焦點轉移到她身上。果然,爾荷正中新滿之計被捕,如妃親臨儲秀宮請木都兒釋放爾荷,不過木都兒不肯放人。如妃肯定有人想從此事圖利,爾荷卻一心只想保全如妃,欲犧牲湘菱是同謀博取信任,於是決定絕食明志。瑞公公向宮女散播謠言時,幸木都兒出現阻止;儲秀宮收到永壽宮給爾荷內藏字條的糕點,更發現糕點有毒。
  • 第六集

    京城戲棚酒館都害怕馬新滿的勢力,拒絕讓章和班登台;為保生計,鞠笙答應南府邀請為紫禁城的太監任教習,但流斐卻不肯答應。章和班的資深成員都羡慕另一當紅戲班金慶班排場大,台柱朱老闆亦比流斐更具功架。新滿以交還刺繡作藉口找湘菱,但反被湘菱嘲諷;湘菱代爾荷交還經文給書蘭,游說她幫助如妃,但書蘭態度強硬並未答允。湘菱向如妃獻計,化解謠傳的關鍵是梓軒,而湘菱更私下讓巴察探訪梓軒。傅克向流斐解釋只有皇宮權力才能保住他性命,流斐只得答應入南府。
  • 第七集

    新滿用各種方式為難流斐,但流斐都一一忍受下去。晚上流斐陪新滿喝酒時,新滿派雛妓紫鵑侍奉流斐,更聽到有關新滿駭人聽聞的經歷。梓軒回宮任御醫,更答應以五阿哥健康為重,從此為如妃辦事。芸妃順利產下六阿哥,書蘭查明三名新人並非馬新滿的人。宛琇閒時剪紙排解寂寥,若葵提醒剪出情愛相關圖案會惹來雍貴太妃教訓,宛琇便剪碎彩紙,但紙碎竟吹到吉海手中。若葵一直透過佟泰為宛琇傳播謠言,佟泰卻拒絕再為若葵辦事,若葵只好欺瞞宛琇。若葵怕被宛琇算帳,便到永壽宮向如妃自首,稱謠言是宛琇指使,但這一切已被宛琇得知⋯⋯
  • 第八集

    宛琇於壽康宮突然暈倒,被發現所服藥物被若葵換走以致久病未愈;雍貴太妃命東盛及木都兒負責證查,卻找不到若葵對質。如妃命爾荷找梓軒幫忙,力證發現若葵昏倒,指她患有失心瘋而暫留乾西四所。章和班入主南府教習,然而南府太監無心學戲;雍貴太妃離宮祭神,如妃特別為慶祝六阿哥在宮中開戲數天,淑貴太妃和恭太嬪明白如妃開戲只為讓宛琇開心,宛琇卻以精神欠佳為由不看戲。如妃決定臨時加戲目,加開昆劇《牡丹亭》,新滿苦於南府無人能演《牡丹亭》,只好請章和班出台獻技。宛琇終與如妃同席而坐,宛琇更與如妃一曲解恩仇。
  • 第九集

    如妃難得探望綿愉,但綿愉醉心書卷令如妃撲空。新滿成功辦理戲曲得到大量打賞,便借花敬佛送禮給木都兒,木都兒看穿新滿借外來戲班掩飾南府無真才學之事。傳克介紹巴察給流斐認識,因此得知章和班已紅遍後宮。吉海占出大喜之卦,但佟泰恐他泥足深陷反對繼續研究。如妃與宛琇和好後相處甚篤,如妃想帶妹妹去探望綿愉,但爾荷怕破壞宮規,於是宛琇建議再辦戲台請綿愉看戲,如妃決定再請外學入宮演戲。吉海送老父前往療傷途中再拾到彩紙,更看見宛琇,為她迷人姿采傾倒。正式開演時流斐搶先一人上台改戲軌,搶戲上演獨腳戲⋯⋯
  • 第十集

    吉海照料老父時發現糕點盒內的剪紙,於是推算出真正的貴人其實是暢音閣遇到的娘娘。新滿無法讓南府排演出《牡丹亭》,只好奉茶討好流斐,答允與他共同進退。《牡丹亭》如期再演,趁如妃打賞時,秋玹送上親自抄寫的《牡丹亭》和心得。芊蕊見如妃心煩不已,原來如妃擔心的是劇中之情影響後宮。淳太妃宛琇突然離開宮房行蹤不明,宮中上下動員找尋,但原來宛琇藏身暢音閣,得吉海為她掩飾。梓軒替若葵把脈,更有心助她離宮,勸她別再找佟泰以免令人起疑。湘菱半夜求見如妃,指受四阿哥所托,想請流斐教授昆曲,在千叟宴上獻技⋯⋯
  • 第十一集

    蘇公公為小太監祿喜欲隨流斐協助教學去敬事房求情,竟被新滿奚落,二人自此反目;因蘇公公受與和坤餘黨往來的謠傳所困,向書蘭下跪求助澄清。流斐因天雨無法入宮教學,秋玹趁雨天保養舞台道具,兩人竟針鋒相對起來。梓軒為綿愉診治後報告,如妃便借梓軒之口,傳出一個關於姊妹情深的故事:宮中上下受到感動,但宛琇卻無動於衷。湘菱聽到一宗流言後,因擔心家人安危而與書蘭互通消息;其實此乃木都兒借助新滿散播的謠言。梓軒為佟泰診治時發現吉海暗藏內宮的彩紙碎,勸他不要借占卦逃避,但吉海相信自己能掌握天機。
  • 第十二集

    湘菱申請離宮探望子女,爾荷要書蘭轉告如妃答允申請,但書蘭卻未向湘菱傳話。湘菱歸來時書蘭發現到她手中有書信;湘菱得梓軒安排,在御藥房見巴察,馬上斥責他險讓自己惹禍。佟泰後悔為淳太妃傳謠言,欲尋死但不果,竟然求梓軒給毒藥一死;梓軒拒絕,但佟泰堅持自己的死可讓吉海醒悟⋯⋯吉海追隨亡父遺體到神武門,新滿欲阻止但木都兒卻為吉海求情。秋玹任南府教習,可惜太監無心向學;如妃決定長期茹素,以求初生的六阿哥安康,爾荷陪同素食令體力日漸不繼。另一方面,宛琇被雷聲震撼後,竟撿起剪刀欲往頸旁插去⋯⋯
  • 第十三集

    湘菱收到章和班送來的回禮,竟是暢音閣上演《牡丹亭》時杜麗娘的畫像;宛琇終想通一切,認為自己忍耐至年長者仙遊便可解脫。巴察回京後出席傅克的晚宴,稱有高人相助擺脫謠言,但卻指不再與流斐打交道。蘇公公因失勢喝悶酒時,秋玹提出以銀票換取與四阿哥同台共演的機會。爾荷向梓軒提到宮中有人目擊若葵曾多番出現,提出應下重藥令她昏睡不能外出。綿愉要書蘭帶他到漱芳齋看四阿哥學戲,但卻見到是秋玹與綿忻對戲。秋玹教綿忻一齣母子相關的折子戲以討皇后歡心。湘菱到暢音閣,聽見笛聲後發現吹笛之人竟是流斐⋯⋯
  • 第十四集

    若葵發狂在宮內亂走一事鬧大,如妃打算提前送她出宮,但被雍貴太妃阻止。綿愉突發高熱,病狀似染上傳染病。雍貴太妃召見梓軒,追問他是否得知如妃常探望親兒,梓軒不敢再隱瞞。流斐出席傅克飯宴時,驚見秋玹已成座上客。另一方面,書蘭被揭破計畫,坦言承認不甘在湘菱之下,湘菱只好把綿愉患有隱疾一事如實相告。劉公公通傳四阿哥將不會再來對戲,令秋玹打回原形。鞠笙重提舊事,映琴終一訴多年辛酸,令鞠笙遭當頭棒喝。綿愉熱症反覆,梓軒在一念之差沒有為他施針退熱;梓軒突然收到雍貴太妃猝死的通知大為震驚⋯⋯
  • 第十五集

    宛琇悉心打扮露面,被淑貴太妃和恭太妃指她於禮不合,想不到宛琇竟意氣風發地反擊,指後宮已是鈕姑祿氏掌權。梓軒出宮到吉安所探望若葵,竟發現她被餵藥後遭迷姦。傅克得知皇上決定留在熱河,更召南府成員開棚唱戲解憂愁,促流斐把握機會到御前獻技;秋玹知道機會難得,主動找新滿打探,新滿卻提出⋯⋯宛琇得知梓軒意欲辭官,便向他保證力保他在宮中的地位;吉海突然出現,梓軒知他可能是跟蹤宛琇,擔心他惹上殺身之禍,於是說出自己所知⋯⋯宮中謠傳指陳妃怨魂於鍾粹宮不走,芊蕊更發現佛堂狼藉一片,觀音像倒下⋯⋯
  • 第十六集

    自綿愉及雍貴太妃亡故後,宮內鬧鬼謠傳愈傳愈盛。宛琇自雍貴太妃離世後已無人約束,於是自由地邀約如妃相聚;書蘭得知如妃愛聽湘菱分享五阿哥軼事,生怕自己將無立足之地。宛琇於壽康宮已儼如主人,因小事責罰劉公公令淑貴太妃和恭太妃側目。新謠傳又起,指雍貴太妃在暢音閣陰魂不散;淑貴太妃怕雍貴太妃顯靈,宛琇便提出可再開鑼鼓傳召伶人進宮。流斐得到宛琇交還失去的鼻煙壼,欲回禮給她但被鞠笙勸止,但反惹得宛琇暗怪他不識抬舉。湘菱每晚均伴於綿愉遺體旁,有一晚竟見到有螢火蟲飛至⋯⋯
  • 第十七集

    由於湘菱即將離宮,巴察被哈圖質疑收集情報能力,但巴察指還有木都兒。如妃向湘菱坦言已不信禮佛能保平安,湘菱則盡心安慰她。如妃深知書蘭野心滿載,欲利用她阻止宛琇繼續沉淪;東盛再借故毒打吉海,木都兒欲阻止但東盛不再賣賬。流斐因天雨關係延誤離宮,東盛這時率員以與宮中女眷有私情為由,欲捉拿流斐。書蘭私下向如妃說出流斐確與湘菱有曖昧之事,如妃聽後施計,以確認湘菱是否對流斐有意。鞠笙在路上巧遇秋玹,覺秋玹返京卻不回戲班,關心他是否在熱河出事。次日秋玹現身宮中,更向流斐展示皇上御賜他的令牌。
  • 第十八集

    秋玹從熱河回來後因深得皇上信任而飛黃騰達;新滿提出可為秋玹對付流斐,讓他全力為皇上撰寫新戲曲。吉海打掃拾得宛琇珠釵後暗中收藏,因此得到宛琇信任。湘菱離宮在即,木都兒送她絲綢和銀票。新滿指巴察多年心血白費,趁機提出自己可與木都兒對食結為姻親,比讓湘菱勉強留宮更方便。巴察私下向如妃坦白,指與湘菱所出三子女早於半年前的瘟疫中夭折,如妃得知後要巴察保密。流斐在傅克飯宴上得知巴察子女去世之事,不禁擔心不知情的湘菱。湘菱在宮內走廊遇見流斐,本想迴避不見,但竟被祿喜叫止,二人終於初次正面相認。
  • 第十九集

    秋玹獲皇上欽點管理後宮戲班事宜,借意嘲諷流斐;如妃召見巴察入宮,讓湘菱與他當面對質;但巴察毫無悔意,反警告湘菱不要對他呼喝,湘菱大受打擊臥病不起。如妃以大量酬金要書蘭和湘菱同日離宮,因書蘭同情湘菱,化解了兩人以往種種仇怨。如妃來到探望,離別時向湘菱說出,把她家鄉變故如實告之的人,便是真心為她的人。宛琇再召流斐入宮講故事,但流斐行事謹慎,宛琇提示他要小心如妃。巴察知無法再利用湘菱便同意新滿建議,請皇后賜婚給新滿和木都兒;木都兒想趕去為湘菱送行,但如妃卻親臨制止,稱木都兒的善意會傷害湘菱⋯⋯
  • 第二十集

    宛琇與如妃同遊御花園,提到宮女傳言似有人有所圖謀,如妃知她針對她,不願再談。吉海冒雨為宛琇修屋,宛琇知他曾為官,對他能擔當奴才工作感驚訝。如妃打聽湘菱出宮後並未回府,果然湘菱心神彷彿走到橋邊打算自盡,此時流斐竟出現;流斐向宛琇請示只想訓練南府小太監,被宛琇察覺他與秋玹不和,決定為他出面。新滿譏流斐只得淳太妃垂青,但流斐不單無不滿,反向新滿提示要提防秋玹。映琴隨秋玹離開戲班生活卻感不安,本想接鞠笙同住,但秋玹拒絕。巴察進宮見如妃,向她提出讓木都兒與新滿對食;流斐離宮時,竟見湘菱回宮⋯⋯
  • 第二十一集

    湘菱為了木都兒婚配之事回到宮中,兩人終冰釋前嫌成為真正母女。如妃接見湘菱,在她面前把答應讓木都兒對食的責任都推給巴察,又關心她離宮後失去音訊的經歷。湘菱於是對如妃和盤托出一切。如妃見過鼻煙壼後,向爾荷確認了那是流斐所用,於是想出了另一計畫把流斐趕出皇宮。新滿見湘菱回宮後,如妃竟把與木都兒對食一事放在一旁,深知巴察不可靠,便促秋玹去熱河一次。流斐故意演出讓祿喜偷師,怎料在台上突然失足受傷。湘菱心急如焚,借四阿哥擔心流斐失足傷勢之名向梓軒追問情況,梓軒聽從如妃吩咐誤導湘菱……
  • 第二十二集

    新滿纏住敬事房眾太監喝至大醉,回寢室時遇見吉海想找他發洩,卻反被吉海毒打;而吉海更想借機殺害新滿。秋玹成為宮中紅人後沉迷吸食大煙,一覺醒來發現映琴已出門探老父;流斐見映琴前來探望與她談話,卻被趕到的秋玹聽到,誤會兩人苟且。如妃聽湘菱說出和流斐以紙傘傳情;如妃勸宛琇在七夕開戲時不要上男女情愛戲碼,但宛琇偏要作對。湘菱聽聞流斐要去熱河的傳言於是向如妃確認,如妃答允安排湘菱去聽七夕戲曲。宛琇在暢音閣被旱天雷嚇倒,吉海以雙手掩宛琇雙耳。爾荷見潄芳齋有煙火,在旱天雷的影響下,爾荷誤跌在秋玹懷抱。
  • 第二十三集

    新滿借芸妃失物之事又再打吉海,宛琇出現喝止,被新滿發現吉海是宛琇所用之人。爾荷感如妃心軟,便訛言抹黑宛琇,促如妃狠心行事。眾太妃得到嘉慶帝從熱河送來的珠釵,淑貴太妃借機,暗示她包庇吉海一事不當。新滿提醒木都兒有關吉海之事,但她卻認為新滿誣衊瘋子裝瘋。有傳如妃留下湘菱是為五阿哥之事找機會報仇,如妃特意向湘菱解釋,又透露曾調查流斐的過去。祿喜向流斐說出巴察已把休書送入宮息;流斐受到鞠笙勸喻,執筆寫信給湘菱。佑香通報吉海,指淑貴太妃知雍貴太妃顯靈只是無中生有,已回壽康宮掌權令宛琇打回原形。
  • 第二十四集

    流斐邀約湘菱在七夕演出後到潄芳齋相聚,但邀約書卻被如妃動了手腳。七夕之夜,如妃突然改變心意不想實行原定計畫,但爾荷卻仍要祿喜繼續按照計畫。另一方面,新滿發現流斐在演出休息期間急步離開,亦於是準備行動。湘菱遵照約到潄芳齋等候,到來的人卻不是流斐而是秋玹;流斐知傅克回京,便到嫣紅閣一會好友。鳳仙殿突然掘出刻有宛琇名字的木製佛像,因此宛琇下咒毒害先帝的傳信滿天飛,但蘇公公卻看出那是一尊祥佛,大家都已相信宛琇為先帝祈福,令宛琇在後宮聲勢大振。宛琇借勢向淑貴太妃施壓,指似是天意讓她接管壽康宮……
  • 第二十五集

    祿喜勸流斐回信給湘菱免她憂心,流斐終出一封親筆信。南夢驚見映琴腹大便便竟在抽大煙,忍不住出言勸止;秋玹維護南夢,激動下更不慎傷到映琴令她昏倒,下體血如泉湧。湘菱向如妃訴說收到流斐的信,信中指要與她斷絕恩情。如妃訓戒爾荷不聽話,但爾荷一心護主,指已燒掉湘菱刺繡了《卜算子》辭牌的緞帕。流斐在宮中路上遇到木都兒竟輕薄她,東盛要眾人轉告新滿;流斐晚上果遭新滿派人圍住毒打。宛琇與吉海見面,問他對流斐的看法;宛琇明白吉海為她所做一切的苦心。宛琇從秋玹口中得知流斐被打受傷,而流斐借此請旨離宮……
  • 第二十六集

    湘菱知道流斐在宮外受襲,向木都兒打聽他的傷勢;宮中下人趁天朗氣清而曬書,大風卻吹走了湘菱的傳情紙傘,湘菱大受打擊。蘇公公向湘菱說出曾幫書蘭偷畫冒充流斐的事,亦指早把此事告訴如妃。湘菱思前想後向流斐說明一切,認為如妃要對付流斐,但流斐不同意。木都兒認為吉海是瘋子,因擔心自己婚嫁,便把自己真正的八字交給吉海。湘菱訪永壽宮,等待期間湘菱見房中小盒的緞帕,終於明白如妃心思。嘉慶帝從熱河送來聖旨,冊封宛琇為淳貴太妃。宛琇以貴太妃之身前往永壽宮,諷刺如妃已風光不再。木都兒試探吉海,終發現真相……
  • 第二十七集

    梓軒憂吉海知道宛琇太多秘密,吉海聽後竟衝出屋外拿起燃起的木炭讓掌心燒;宛琇被吉海自殘左手的心意感動。新滿勸秋玹若不到熱河見皇上,大可轉向討好淳貴太妃。爾荷報告如妃,湘菱抱病不能到永壽宮;如妃親訪擷芳殿看到湘菱手腕受傷,不忍湘菱再為流斐受傷害,便借四阿哥大婚開戲把流斐召回,此舉卻惹來宛琇更深誤會。如妃突然聽到陣陣笛聲,以為是流斐在吹奏;秋玹在宮中受到佳嬪娘娘誘惑,但因推卻情意被新滿教訓,至此二人的合作關係告終。爾荷受大風沙吹襲,秋玹及時扶她入室內……
  • 第二十八集

    秋玹回家後不見映琴,以為流斐勾搭妻子便馬上趕回戲班找流斐理論,結果得知映琴患上心病。背棄宛琇的劉公公再次接近她,更道出吉海與木都兒有染以博宛琇信任。秋玹向祿喜查問流斐的咳症狀況,知他情況嚴重,而消息亦很快傳開了。湘菱為了達成目的與巴察合作買賣,但巴察卻提出要勸木都兒答應與新滿對食為交換條件。宛琇召見吉海追問關於他與木都兒間的事,要他與木都兒劃清界線。吉海追隨着墜下流星時被侍衛以為他私偷出宮,新滿毒打他時發現身上藏有木都兒八字。湘菱受天雨所阻,又再遇流斐在雨中送上紙傘。
  • 第二十九集

    湘菱在如妃面前繼續一臉愁容,誘使她跌進圈套;湘菱更指流斐已把感情改投到如妃身上,又向如妃透露流斐受襲傷勢嚴重,希望引到如妃派梓軒出宮為流斐治理。宛琇探望吉海,要他答應長伴自己。流斐求秋玹,希望他面對湘菱能高抬貴手,讓她免受更多折磨。木都兒堅稱不會下嫁新滿,新滿將一腔怒火投向吉海,欲打算殺他。如妃和湘菱互相感嘆之際,芊蕊通報有暴民闖入宮,促她們趕到永壽宮暫避,此為史上的癸酉之變。眾人逃到宮門,但吉海見到暴民手持女子衣物又再折返。如妃鎮定地調配後,便出去找宛琇,湘菱亦陪同作照應……
  • 第三十集(大結局)

    湘菱捨身相救令如妃感動不已,終說出了一直擺布湘菱和流斐間的戀情;湘菱沒料到如妃會向她自白,但仍按計劃促如妃出宮見流斐。兩人趕到宮門見廣場展開激烈撕殺,只好留在大門後伺機;想不到秋玹亦逃命至此,如妃驚見他手上竟有爾荷的珠釵,才知道他和爾荷早已暗有往來。如妃指不相信流斐心儀自己,更列舉原委;而秋玹也說出流斐為了救湘菱而低頭求自己之事。湘菱終醒悟自己作出了非常錯誤的決定,打算去阻止事情的發生。湘菱不顧兵臨城下的危險,冒死要趕離宮外,不料被流箭射中;如妃亦隨後緊追上去,也被人推倒昏迷……
精采劇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