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情大綱
從事古董買賣生意的喬文傑(吳啟華)溫文爾雅,學貫中西,生活豐裕無憂,自送走亡妻莊穎兒(李施嬅)後一直過著獨身生活,他的一切只有管家張克萊(周驄)知道。直到一天,文傑在醫院遇見了任職保險公司調查員的殷然(蔡思貝),令他沉寂的人生泛起了漣漪,殷然竭盡所能在追查意外身亡的父母時,她發現原來自己的人生冥冥中與文傑有關,文傑為了可親近殷然多一點,不惜加入調查公司,又認識向殷然展開追求的卓聲揚(黎諾懿);文傑與殷然漸漸查出很多意外背後彷彿有人所操縱,正當接近真相之時,文傑遇上了貌似亡妻的凌若菲(李施嬅)出現,但原來聲揚與菲同樣隱藏著不為人知的身世……
主要演員
  • 吳啟華 飾 喬文傑

    性別:男 年齡:40
    職業:網上古董拍賣公司老闆 / 懷舊咖啡室店東
  • 蔡思貝 飾 殷然

    性別:女 年齡: 26
    職業:保險調查公司調查員
  • 李施嬅 飾 凌若菲

    性別:女 年齡:30
    職業:保險公司高級經理
  • 黎諾懿 飾 卓聲揚

    性別:男 年齡:28
    職業:律師
  • 周驄 飾 張克萊

    性別:男 年齡:60
    職業:無
  • 曹永廉 飾 黎一鳴

    性別:男 年齡:42
    職業:保險調查公司調查員
  • 滕麗名 飾 許潔瑩

    性別:女 年齡:39
    職業:保險調查公司調查小組組長
  • 孫慧雪 飾 楊言愛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4
    職業:自由散工王 / 兼職模特兒
  • 賴慰玲 飾 莫曦彤

    性別:女 年齡:28
    職業:CID見習督察
每集大綱
  • 第一集

    喬文傑在夢中看到自己一身戎裝打扮後中箭,與一名女子共同倒下後驚醒。殷然等待父母前來參加她的大學畢業典禮,突然接到他們遇上車禍的死訊。四年後,殷然上班途中遇到大廈單位發生爆炸,停車時被另一輛車刮花。許潔瑩介紹兩位新入職同事何智聰和楊梓楓。殷然在網上找到刮花她座駕的車主張克萊,原來他是文傑的管家。潔瑩受兩間保險公司委託調查數天前大廈爆炸案,當中牽涉肇事單位住戶鄧愛君和對面單位住戶程懷兩宗索償案件;見習督察莫曉彤提供初步資料指是愛君煲湯漏煤氣引致爆炸,而黎一鳴查得程懷體內有毒品成分。殷然向愛君丈夫翁世文調查後,覺得事件不尋常。克萊要文傑自己處理刮花汽車之事,讓殷然終於與文傑相見。梓楓找到愛君近月的通話記錄,殷然發現文傑與愛君每日通電話…
  • 第二集

    殷然翻查慧美被鋁窗砸傷的錄影帶,覺得有可疑;另一方面,一鳴遇到程懷的未婚妻王媛媛。殷然到醫院發現慧美已離開,央求文傑帶自己到慧美家。殷然報告愛君家裏爆炸,世文與程懷的媽媽獲賠償,但慧美明顯是詐騙保險。文傑發現殷然的車軚爆了,以為可送她上班但被殷然拒絕。潔瑩分派兩任務,一是查何家偉腰傷,另一是地盤工人朱自強工作時腦中風身亡;智聰選了自強個案,殷然則追查家偉。殷然監視家偉,懷疑他與物理治療師張正康合謀。一鳴和智聰探訪自強遺孀強嫂,一鳴責備智聰要保持中立態度,智聰覺得一鳴冷血拂袖而去。
  • 第三集

    一鳴和智聰到地盤調查,終明白自強致死原因。殷然好朋友楊言愛又來她家中寄住;殷然在回家時見餐廳重新開業,入內看時發現是文傑和克萊重開餐廳。殷然終於完成家偉的工傷賠償個案。永祥的珠寶鑑證欠簽名殷然願代他前往,又遇見文傑。文傑介紹一套名為天頌的翡翠首飾,殷然聽得津津有味。文傑的車尾隨押送車,突有密斗車撞向押送車,更有戴面具的匪徒射殺押送員。速遞電單車司機吳耀達主動救人,但聽到警車響號後迅速離開。殷然在警署重遇成為督察的大學同學孫文彬;殷然與一鳴到凱豐的珠寶店查探,凱豐透露天頌是傳家之寶。
  • 第四集

    文彬向殷然透露警方鎖定兩個目標,凱豐前僱員郭子軒及速遞員吳耀達。耀達被公司辭退後遇便衣警探查問,竟發難搶走便衣佩槍狂奔。殷然找文彬了解案情,文彬得知文傑非殷然男朋友覺有追求機會。文彬接報子軒已返香港,於是派人跟蹤卻發現他有不在場證據。殷然遇到文傑時突然接到文彬電話,文傑願代她送衫去洗衣店,並替她拿手表去修理。文彬表示發現三名南亞裔人屍體,指耀達是案中主謀。克萊查出文彬賭性大,但案發前已還清巨債。文傑找言愛借用殷然家中的門匙。文彬到了殷然家,靜靜走入她的房間搜索,突然聽到文傑的聲音…
  • 第五集

    兩的士相撞,連司機在內十二人追索第三者保險賠償,潔瑩委派一鳴調查。一鳴到車房查探,察覺車房有心騙保險。殷然到言愛參加的車展表演,見大群人為影星蔡詩英而來;豈料詩英臨時缺席,改由名氣次等的Chloe代替。言愛把殷然的電視關掉改聽電台節目,主持人是詩英的丈夫康喬。言愛到電視台追看詩英時突然聽到她大叫,言愛追捕傷害詩英的黑衣人時受傷昏迷。詩英母親Helen帶首飾給文傑代放售,克萊指她將詩英當搖錢樹。智聰和殷然負責調查詩英之事,得知詩英買下兩份保單,受益人分別是Helen及她的經理人John。
  • 第六集

    梓楓將車交予勁超車房修理後,向一鳴匯報所見;殷然找文傑代她試新車,文傑遇上意外司機阿基不顧而去。殷然等了良久,忽見克萊前來指文傑託他交還汽車;殷然想向文傑表白,但他好像失了蹤。梓楓取車時要求車房將維修費用的銀碼加大藉以試探,此時阿基出現告訴勁超自己前一晚撞傷人。餐廳忙得不可開交,言愛主動幫忙,克萊十分欣賞邀她到乙杯上班。殷然收到康喬要離婚的消息,殷然感可疑;殷然假扮護士偷入詩英病房,發現她鯨吞安眠藥後倒臥床上,身旁有多張康喬和Chloe的同床合照。康喬做節目休息期間喝下保溫壺飲品時,突然感覺喉嚨灼熱…
  • 第七集

    殷然到文傑家,見到文傑虛弱地站在房門外以為他患了重病。警方決定落案起訴守耀傷害康喬;Chloe探康喬時再被John逮住,並不准她見康喬。康喬向殷然說出他和詩英的舊事,後悔沒有向詩英坦白婚前的一切。殷然跟蹤Helen到酒店,發現她與John在一起,Helen坦言她要詩英繼續接工作的因由。康喬向外宣布詩英已甦醒,Chloe得悉後盛怒,打破香水瓶,言愛又聞到似曾相識的氣味。此時神秘黑衣人走入詩英房間想向她下手,豈料睡在床上的竟是曦彤。潔瑩邀分居丈夫Jason一起吃飯被拒絕,兒子Jimmy跟父親約定中秋節去露營,Jason答應…
  • 第八集

    殷然發現新車被人刮花,取下行車記憶卡查看時看到文傑受傷之事。殷然接到趙永漢旅遊期間失足墮崖身亡的個案,受益人是新婚妻子劉玉馨;一鳴負責調查徐敏婷在車內燒死的個案,受益人是孿生家姐余碧瑤。殷然到永漢的搬運公司調查,發現原來是老闆黎國年卻請永漢等同事去旅行。一鳴調查後發現碧瑤和敏婷兩姐妹性格截然不同,一鳴更覺得敏婷似曾相識。殷然找到永漢媽媽,漢母知道永漢的受益人是妻子時,懷疑他是假結婚。一鳴到深水埗調查,忽然想起敏婷在街上曾引誘他。一鳴到餅店遇見潔瑩與其兒子Jimmy一同買月餅…
  • 第九集

    文傑主動陪殷然找尋露宿者,殷然竟被小偷搶去手袋,令文傑想起前妻穎兒的事。殷然在文傑陪同下見到街友施秉權,向他追查永漢消息。言愛得知寶婆入了醫院,很是擔心卻遇上大塞車,結果強行登上鄧卓翹的電單車尾求他送她前往醫院。一鳴查出敏婷生前與馬伕大輝同居;智聰得悉碧瑤患腦血管瘤,之後到寄養家庭了解情況,更跟蹤碧瑤到茶餐廳。殷然將玉馨與國年二人有不尋常關係的事一併告知警方。智聰為一鳴拖延時間在大學等候碧瑤,卻有新發現。警方將國年和玉馨分別拘捕調查,前來保釋國年和玉馨的律師正是卓聲揚,殷然想起兩人相識經過⋯
  • 第十集

    國年發現被警察跟蹤決定回鄉躲避,着玉馨引開警察再一同會合上車,但之後卻未見她出現。一鳴約見碧瑤,用激將法令碧瑤把姊妹的故事和盤托出。殷然接到曦彤通知玉馨燒炭自殺,更留下遺書承認與國年合謀殺永漢;曦彤發現國年,把他制服帶返警署審訊。一鳴知道Jason無法抽空陪伴Jimmy看星星。殷然帶文傑到Ocean Blue挑選精品時又再次遇見聲揚;文傑追問聲揚與她的關係,更警告殷然聲揚命帶桃花,着她小心提防。文傑在乙杯切月餅,殷然及時來到一起過節,時門外卻有一黑影監視二人。殷然心情忐忑,致電聲揚時其秘書卻指他出門公幹…
  • 第十一集

    江家麒的母親鄭好彩,遭業主的律師和執達主任通知限她七日內搬離,好彩不滿賠款太少。殷然到醫館找姚泳時見到克萊看病,得悉姚泳是癌病專家。好彩不滿姚泳,慶幸幼子江家麟孝順。殷然從醫館的冼姑娘得悉家麒失蹤初期醫館生意一落千丈,及後姚泳使用秘方醫好患癌富商而聲名大噪。姚泳和萬永圖到龕場拜祭永圖妻子江家麗。文傑向殷然透露,結識姚泳是因為家麒之故;文傑從克萊的藥物推斷他的病應該不難醫,偏偏克萊不肯吃藥。姚泳準備做晚餐之際,好彩突然來到,開宗明義要分家麒一半遺產,姚泳雖然覺得她無理取鬧,但也應承…
  • 第十二集

    甘神醫見到文傑以為他是向陽,文傑稱向陽是他父親數年前已過身,他今次是來找家麒。殷然跟蹤姚泳,見姚泳突然被數名大漢迷暈捉上車,結果殷然也被弄暈。永圖收到姚泳被綁的照片,跟着又收到來電索取五百萬元。文傑終等到家麒回來,家麒解釋去醫學交流會前已驗出患膽管癌,不想拖累姚泳受苦所以來雪山找甘神醫求醫。文傑返到香港,即接到克萊電話謂兩天沒見過殷然。殷然要姚泳引開看守她們的大漢,讓她偷偷取回手機。殷然和姚泳準備逃走時,被進來的大漢打暈,他取刀準備殺死殷然,文傑及時來到一手執住刀鋒…
  • 第十三集

    姚泳決定移民加拿大,文傑將信件交給姚泳,她認出是家麒的筆跡。一鳴等電梯時聽到Jason要潔瑩簽離婚協議書。文傑打扮斯文赴重要約會,在遇見殷然時竟邀她同行。文傑遇到視障女子田靈摸着街邊的欄杆前行,有戴帽子女孩過去扶她,這時有車駛過,文傑覺車中人面善上前追看,此時有招牌從天而降砸中田靈。殷然接下田靈的調查個案,曦彤查出田靈拿着白杖離家,但她死時手上卻沒有白杖,懷疑田靈曾與人發生爭執。文傑和殷然去田靈的作品拍賣會,田靈室友潘美亞主動過來招呼。美亞已為田靈清理遺物,其男朋友麥浩賢未有領取。
  • 第十四集

    在沒有白杖和文傑幫忙下,受腦震盪影響視力的殷然走到田靈出事的街道,感受到當事人那種無助的恐懼。梓楓查出浩賢是拔尖大學生但兼職做按摩師代父還債,至於田靈的點字信是浩賢給她的分手信。殷然委派言愛到俱樂部找浩賢按摩時發現被人偷拍,窮追不捨追出街外。殷然想起田靈訂抗敏感藥的單子,再到她的家查探。曦彤找浩賢問話,他承認案發當天曾見過田靈,她離開時手上仍持有白杖;浩賢被田靈之死困擾,想延期結婚。文傑推測當日背着運動袋離開現場的人並非浩賢。智聰打探到大學網球校隊中,只有陸展勤患花粉敏感症…
  • 第十五集

    文傑研究田靈半邊臉雕塑時,克萊不慎碰跌田靈的相框,發現內藏有一紙;文傑未及細看,殷然找他結伴前去見浩賢。言愛找到案發街道的閉路電視片段,發現展勤跟蹤田靈。言愛幫殷然寫報告,卓翹約她拍照時,被言愛哀傷的表情觸動忍不住吻了她。文傑帶殷然參觀美亞的作品展覽,殷然發現美亞的作品似曾相識。Jimmy為做紙鳶跌傷頭,潔瑩立即趕到醫院探望;一鳴聽到Jimmy哭泣,替他想出解決方法。Jason向Jimmy賠罪,潔瑩感謝一鳴。美亞向曦彤透露殺害田靈的陰謀,是由接到神秘電話開始,更有一班人主動幫她偷田靈的作品…
  • 第十六集

    文傑約殷然見面,給她看自己和穎兒的合照並講出二人的關係;文傑怕殷然誤會更深,講出她與他的秘密,殷然不信憤而離開。唐淑嫻來電約見,殷然赴約。淑嫻講出自己與啟光的身世。克萊帶殷然到一間小白屋,講出滕初九將軍與月牙公主的故事。殷然聽罷整件事,痛恨文傑,交還穎兒用過的手袋便離開小白屋。克萊將手袋交給文傑,文傑知道得不到殷然原諒,寫了一封信給她。曦彤和言愛陪伴殷然飲酒散心,怎知她們突然有約,殷然無奈離開,在街上險些被電單車撞倒,幸好遇見聲揚。他知殷然心情欠佳,帶她到酒窖繼續飲酒…
  • 第十七集

    文傑見到聲揚送酒醉的殷然回來,大為緊張,囑克萊仔細調查聲揚的身世。另一方面,天藍與家琪、勁超開會商討最近多宗的意外。克萊查到聲揚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,殷然曾暗戀過他。天藍走到商場儲物櫃取件,往袋內一看,不只有現鈔,還附有一張少女照片。聲揚邀殷然一同出席同學聚餐,離開餐廳後殷然質問聲揚四年前失蹤之事時,突有中年男子從高處墮下。警方查出死者謝冬臨是建築公司老闆,殷然負責這宗個案調查,一鳴則調查貨倉水浸。一鳴到貨倉了解水浸原因,發現貨倉的消防花灑簇新,且在地上拾到一支唇膏…
  • 第十八集

    殷然假扮保安員到冬臨的公司調查,發現丁小惠的記事簿扣着與冬臨相同的皮製吊飾,決定跟蹤。聲揚陪殷然到河畔與年輕人們玩了整個下午,又帶她偷偷走入別人的房子,二人關係有所邁進。殷然查出小惠與大學同學李立秋在案發當晚看電影,更查出立秋和小惠身分懸殊,立秋家住公屋,小惠家住半山。一鳴指出耀祖騙保險,耀祖只好撤銷索償;潔瑩請一鳴喝酒時又遇見Judy,Judy要Jason向她唱情歌令潔瑩難過,一鳴換了有型西裝,拉潔瑩上台向她大唱情歌。天藍將立秋在酒吧被小惠侮辱的短片傳送給他,表示可為他出氣,未幾天藍收到解決小惠的指示…
  • 第十九集

    殷然將找到的一袋衣物拿給小惠對質,她終講出真相。殷然陪小惠往警署時有電單車撞過來,幸好文傑出手營救,結果小惠暈倒殷然無恙。丁法官向殷然坦言對小惠家教甚嚴,殷然認為小惠故意犯錯,是要得到父愛。聲揚帶殷然到老人中心做義工,更向殷然打探文傑之事。殷然見文傑沒有辭職打算,向一鳴提議交換合作夥伴。一鳴與文傑會晤,他以為文傑為追求殷然加入調查組,文傑沒有解釋,但慶幸殷然有好同事關心她。聲揚安排殷然、言愛和卓翹在乙杯聚會,卓翹出現令克萊反感。殷然帶聲揚到家裏飲咖啡,聲揚看到殷然家庭照後臉色變得深沉。
  • 第二十集

    文傑遇見拿着藍絲巾的女子,追前時她已消失遺下絲巾;文傑見到藍絲巾想起穎兒與遺失的青瓷杯之事。公司舉行十周年晚宴,曾遇交通意外導致雙腳癱瘓的賀建業獲頒發傑出員工獎,建業致詞時感謝太太陳佳妮照顧。文傑收到克萊通知已找到青瓷杯物主,文傑來到村屋卻看見一女子屍體。潔瑩聽到建業家裏發生命案,對他寄予同情。殷然找曦彤想了解案件,得知警方已下令通緝文傑。一鳴與文傑見面,文傑認為偷青瓷杯的賊可證他清白。殷然纏着一鳴要協助調查文傑一案時,聽到建業秘書Alice要陪他到醫院殮房見佳妮最後一面,於是跟蹤建業…
  • 第二十集一

    曦彤跟蹤殷然到村屋,見到志堅已死,將所有人帶返警署查問。文傑因與佳妮之死有關而被拘留,他囑咐殷然陪伴克萊。殷然收拾手袋時見到文傑給她的信件,讀後知道他對自己十分關懷。Alice向一鳴吐苦水,指建業自癱瘓後脾氣變差,又懷疑佳妮出軌。一鳴向殷然透露,志堅死前向文傑說了句「個碗在喇叭」,兩人幾經艱辛合力找到染有血跡的青銅碗;曦彤與文傑研究案情,覺得案情不尋常。建業遞信辭職,一鳴和殷然覺得事有可疑。曦彤接到電話指殺死佳妮的兇手會在山坡出現。杜金見到建業,踏油門加速撞向建業令他飛墮山坡⋯
  • 第二十二集

    聲揚以為文傑是殷然身邊的男人,但終鼓起勇氣向她表白。克萊又在網上找到青瓷杯,更約了物主凌若菲見面;文傑見若菲竟跟穎兒長得一模樣,大感愕然。若菲指為公平起見要與另一買家見過面後,再決定青瓷杯誰屬。殷然和聲揚手牽手到戲院看電影,見到若菲覺得似曾相識時,更發現了若菲身後的文傑。卓翹對言愛流露愛意,決定向天藍請假,打算跟言愛去遊玩。Jason不想與潔瑩離婚,潔瑩揭穿他是嫌Judy厭煩找她作擋箭牌。保險公司發現近年處理過的危疾索償個案有相似的地方,文傑與殷然調查後發現多宗申請者都是德全簽署。
  • 第二十三集

    文傑、若菲、殷然與聲揚四人首次同枱吃飯,殷然不停向文傑暗示若菲並不是穎兒。殷然為案件探訪秉權時,與家琪擦身而過;殷然發現賠償個案均與若菲曾任職的保險公司有關。家琪向天藍要求完成秉權的個案後離開香港,天藍卻拿出USB流動儲存裝置要脅她。言愛到乙杯上班,克萊送她一條手鏈。文傑覺得德全有可疑,殷然認為若菲也有可疑,兩人為此更爭拗起來。殷然跟蹤秉權,發現他將一筆錢放入一幢舊樓宇的信箱內;若菲與客人傾談保險時遭客人毛手毛腳,文傑及時出現。天藍着德全速離香港,離開前德全給天藍一樽毒液⋯
  • 第二十四集

    殷然帶秉權到醫院探望患血癌的兒子阿宏,秉權向阿宏懺悔,決定為錯事承擔責任。殷然得悉聲揚在遊艇會工作決定給他驚喜,但聲揚見到殷然反而面露不悅。天藍着急勁超尚未找到家琪,並囑咐卓翹監視目標人物曦瑜。文傑想請克萊查若菲的身世,克萊反乘機向文傑請一個月大假。文傑向殷然索取若菲的資料,又到若菲的舊居打探,並到報館尋找資料。聲揚拿着外賣到公司找殷然,殷然喜出望外。文傑邀若菲參觀小白屋,並告知若菲自己歷盡生老病死,明白她的痛苦,更願意陪伴她走出陰霾…
  • 第二十五集

    文傑察覺克萊心絞痛,要他及早醫治。言愛偷偷走入卓翹的家放下禮物後,在好奇心驅使下,竟打開了神秘房門鎖。天藍擔心事件暴露,聲揚安慰;這時若菲突然出現,告知二人文傑已對她十分信任。文傑帶若菲探望寶婆,若菲看到文傑對寶婆的關懷,明白他的用意。文傑、殷然、聲揚、克萊均有出席言愛的葬禮,聲揚表現冷靜,文傑對他特別留神。文傑發現克萊昏倒,立即送他到醫院救治。若菲聽見殷然對克萊一番說話,知道他們一家人感情要好。文傑自覺渺小,不能幫克萊,若菲鼓勵他捉緊眼前幸福…
  • 第二十六集

    聲揚到骨灰龕場拜祭天藍妻子秀娜和胎死腹中的兒子,之後找殷然,告知這天是他父親被海浪捲走的紀念日,殷然告知於同一天文傑亦製造了一場意外。文傑帶若菲到天藍的公司,看見天藍和若菲說話時態度有異,絕不似第一次見面。文傑在衣櫃暗藏偷聽器,竟然聽到意外的真相……文傑趁着跟殷然練泰拳時,教她提防聲揚。殷然買陀表送給克萊時,發覺聲揚訂購一隻刻有「F & M」字樣的戒指,覺得奇怪。天藍約了若菲和勁超開會,卓翹突然出現參與工作。天藍指是次目標人物是曦瑜,她的男朋友周柏謙因虧空公款需要錢填數。
  • 第二十七集

    勁超安排偷渡船逃走,突然接到「最後任務」,勁超因為要還恩,答應盡力完成。潔瑩和一鳴同來接Jimmy放學,一束束氣球飄至突然爆開,粉沫散落學生和家長身上,文傑看到有人點煙後衝出馬路喝止,竟有雪櫃從天而降跌在文傑身上,行兇者正是勁超。家琪約殷然見面,聲揚從後跟蹤。一鳴向家琪索取意外集團證據,家琪只肯透露證物鎖在儲物櫃內。聲揚試探若菲表示要帶她離開香港,若菲答允但要三天時間處理財務和手頭上的工作。一鳴告訴殷然,文傑曾託他調查天藍和聲揚,果然有所發現…
  • 第二十八集

    經若菲悉心照顧,文傑終於甦醒,身體仍然虛弱,仍擔心克萊和殷然的安危。一鳴研究意外集團資料時,因家琪留下的鎖匙啟發終找到重要罪證。一鳴打開USB儲存裝置內的檔案,發現當中玄機;他到骨灰龕場見到天藍離開,即通知曦彤。文傑傷勢大致復原,靜靜到醫院送克萊到安全地方躲藏。文傑突然接到一通來電……文傑到船塢找到殷然和若菲,發現她們被鐵鏈鎖在木板上。文傑急於救人,冷不防被人襲擊…
精采劇照